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艺术拍卖 ART
  1. 首页
  2. 艺术拍卖
  3. 创造的矛盾

创造的矛盾 收藏这篇文章

对于人工智能与机械人的发展,人类一方面是怀着期盼,希望它们能为生活带来更大的便利;另一方面,人类却又对此带着警剔和不安,担心创造者和被创造者的地位有朝会被逆转,人类倒过来会成为受害者。

 

创造与被创造

 

创造者对被创造者的这种矛盾,可说是一直存在于人类的内心深处,例如被视为西方文明源头的希腊文明,其神话中就充斥着父疑子,子弒父的情节,而父与子的关系,就正正是创造者与被创造者的反映。在电影《普罗米修斯》及其最近上映的续集《异形:圣约》中,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重点探讨的就是创造者与被创造者的关系。其中作为人类的创造者的“工程师”因着在电影中没有明言的原因而制造了生物武器“黑水”,打算用来消灭人类;人类在制造出生化人“戴维”后因害怕他在各种行为模式上太接近自己,因而以程序限制了之后的生化人的思考自由;而被人类创造的生化人“戴维”则感受到自己的超越性以及人类,甚至是人类的创造者“工程师”在本质上的落伍,因而以人类作为他自己的“创造”的实验载体,更甚者以得自“工程师”的生物武器来消灭“工程师”本身......。

 



 

那么既然创造会带来这么大的不安与被反扑的恐惧,为什么人类还那样热衷于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呢?这大概就像《普罗米修斯》里,戴维询问为什么人类要创造他时,哈洛威(电影女主角萧博士的情人)所给的回答那样:“我们创造,只因为我们有能力。”

 

震撼性的机械

 

土耳其艺术家Server Demirtaş是一位创造与建构大师,擅长透过精细的机械工程手法将生命注入机械艺术品。

 

那么,土耳其艺术家Server Demirtaş在创作这里介绍的机械人的时候,可能潜意识里也是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因为他有了这意念和能力,所以就进行创造了。当然,这些机械人并非像电影里的生化人戴维那样在体力、寿命和智能方面都在人类之上,因此Server Demirtaş不用担心他会被其创造物威胁,但是这些机械人在精心编排下,分别都能进行各自独有的动作,在超过约80秒的动作时间里呈现出栩栩如生的视觉奇观,因此当看着它们时,人们仍是会感到极大的震撼。

 

包括这些机械人在内,名为Desiring-Machines的系列共有五件动态机械雕塑作品,现在正于M.A.D.Gallery日内瓦展出,并可供购买。这些动态雕塑每一座从头到尾皆以手工打造,独一无二,需要二至六个月的时间来设计,进而打造出能拟仿一连串特性的机械动力。这些雕塑的主要材质为不锈钢、聚脂纤维、硅胶和聚甲醛,其核心部位都配置了一组与缆线和电线连接的压克力轮子或齿轮,用于执行经过同步设计的动作。

刚刚笔者说,艺术家Demirtaş本人在创作时或许没有甚么原因,但这只是说笑而已。实际上,Demirtaş之作以创作这些雕塑,并不是要表达机械动力或生产制造的复杂性,而是为了表达人与机械的关系,以及动作探索、永恒和惯性的概念。

 

沉思的女机器人二号

“CONTEMPLATING WOMAN’S MACHINE II” 

2017, 147×40×30cm

 



 

此机械雕塑是一位与“欲望机器”高度相当的女性,优雅地将头部倚靠在膝盖上,手臂则环抱着双腿。她以温和而缓慢的动作营造私密的沉思时刻。

瑞郎65,000(约人民币455,700)

 

欲望机器

“DESIRING MACHINE” 

2017, 151×40×30cm

 


 

此机械雕塑是一位站在座台上的娇小孩童,双手紧紧抱胸,以背部不断地撞击背后的墙,呈现出焦躁不安的姿态。这个呈现方式以极具力量的角度将孩提时代的不确定性与挫折感互相浓缩,将孩童脸庞的拟真外观与这件赤裸裸的150公分机械巧妙融合,达到一种视觉上的平衡。

瑞郎53,000(约人民币371,600)

 

←上一篇
富艺斯名表春拍 百达翡丽成绩斐然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