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艺术拍卖 ART
  1. 首页
  2. 艺术拍卖
  3. 艺术之缘 | 一眼万年

艺术之缘 | 一眼万年 收藏这篇文章

认识一位收藏家是一件有幸的事,而且还是一位低调内敛的收藏家。相识多年只知道他的生意做的不错,直到有一天走进他的收藏世界,才发现另一番天地,才明白集腋成裘的含义。也许真正深爱藏品的藏家,就是把喜欢藏于心底且不轻易示人。

 

任天进先生最喜欢的画作之一——Nathan Ren 高中时绘画作品(《宇宙》3M*1.5M)

 

这位从22岁开始就一直追随已心,跟随他艺术世界的启蒙老师洪丕谟开始走上了艺术之路,不论是书法作品还是绘画杰作,乃至于西方油画、素描以及当代雕塑作品等等,都是他收藏的范畴,他的收藏箴言:“只要喜欢就好。”——他就是任天进。每一次采访都是一次探索,尤其是探索博大精深而又非常有趣的艺术世界,因此本刊特别采访了任天进先生,希望您能随着我们的笔触与收藏家一起艺海拾贝。

 

字画之缘 践行收藏之梦

 

走进任天进先生的家,简直是走进了一间艺术展览馆,看来作为上海当代艺术馆顾问的他可不是徒有虚名哦。我们的眼睛还没有从陈列在3层楼的艺术品中回过神来,温文尔雅的任天进先生开始和我们慢慢谈起了这些他的心爱之物。

 

法国画家Denis Ribas 在世博会爱沙尼亚馆吉祥物上的绘画作品

 

这位谈吐诚恳的博士先生告诉我们:“我从22岁开始对收藏感兴趣,之前我也一直喜欢艺术,更是有幸接触了一些艺术家,那时还认识了健在的、很多有名望的艺术家,这其中包括当代书法家和画家。而我个人的收藏就是从民国之后的一些当代书法及绘画作品开始的。”

 

当问及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可以去哪里买到这些书法及绘画作品时,他的眼神中闪着过往的回忆,那个时候有一些书法家、画家开始愿意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出售,当时的购画渠道只能去友谊商店(原址在外滩源附近),或者去文物商店可以购买,那时候物质水平低,画作的价格相对来说也不高。

 

王冬龄乱书作品

 

据任天进先生回忆,当时也有日本人来买画。提及谁对他的收藏有深远影响时,他感慨到:“我当年有幸遇到了洪丕谟先生,是他带我入门的,当年我喜欢的一些名家,例如:关良、唐云、钱君匋以及应野平、吴青霞等,哦,还有吴昌硕的长孙吴长邺。我会告诉老师我喜欢哪一位名家,那么洪先生就会写个小纸条,然后我拿着老师写的字条去拜见这些名家。”

 

艺术鉴赏力 蓄力生活之中

 

当一个人沉迷于一件作品之时,他的内心一定是与这件作品有着某种共鸣或者渊源。任天进先生提及自己过往的收藏经历,个中滋味溢于言表,当初他被那些书法画作深深吸引时,内心的感觉就是心心念念地渴望,而当时可以亲眼目睹一些画作只能在特供的场所看到。藏家们都有过各种收藏的曲折经历与心路历程,他收藏画作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出售,他直言不讳地说:“当时请老师写小纸条拜见名家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今后会卖出,会去赚钱牟利,迄今为止,我都从没有想过要出售自己的藏品,当然,偶尔会送给朋友。”

 

任天进书法作品《东风》

 

笔者很好奇,这位法国哥若贝尔大学工商管理博士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对艺术产生了如此浓厚的兴趣?一直以来,在他的不断勤奋学习下,还成为了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而从2015年起,他又开始了书法博士的研修。当问及此话题时,任天进先生笑了,他回答道:“我父亲是学化学的,但是他喜欢画画,而我从7岁开始学手风琴,这些可能就是对我艺术熏陶的启蒙吧。在我看来,喜欢一位书法家或者画家,这跟有没有钱是没有关系的,只需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就好,艺术的鉴赏力是需要在生活中不断积淀的。” 

 

90年代,他去了美国,这期间美国和中国的中西文化冲突对他发起了新的收藏挑战。从90年代开始,到2000年,这十年左右的时间,他对西洋油画和雕塑产生了兴趣,而这个时期当代的中国画也产生了变化。可以说从收藏中国字画到收到油画作品及雕塑,这对一位收藏家来说,是收藏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例如:毕加索同期的画家乔治·布拉克的一幅双面画,他喜爱这幅作品的缘由就是因为这幅画做的反面又是另外一幅作品。而这一作品还有这一个动人的故事,这个故事本刊也在我们的视频中精粹呈现。

 

雕塑之爱 艺术机缘

 

走在郁郁青草之间,几座大型雕塑特别引人注目,任天进先生对于雕塑藏品的喜爱由此可见一斑。伴随着仰望的目光,听一听这每一座雕塑背后的故事。这一座法国艺术家Theo Tomasse的雕塑《Myriam》让人顿生浪漫,然而这位生活在法国的犹太裔艺术家已经辞世了。

 

法国艺术家Theo Tomasse的雕塑作品《Myriam》

 

中央美术学院博导艺术史家邵亦杨的当代雕塑作品:《阝》

 

在来看看一座名为《阝》的雕塑,简洁有力的中文字造型别具一格,这是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艺术史家邵亦杨的当代作品;不能不提的还有另一座雕塑作品——中国当代艺术家耿雪的《大女》,生动而有力度。每一座雕塑都倾注了创作者的无尽心血,每一件作品都是在用静止凝结时间,从而演绎出艺术的无限张力。

 

中国当代艺术家耿雪的雕塑作品《大女》

 

而每一件雕塑作品的得来也是十分不易,不仅需要慧眼,更需要有机缘,可谓是收藏一件心爱之物需要的是天时地利与人和。还记得刚在客厅的楼梯拐弯处的《小红人》雕塑吗?那可是艺术家陈文令的代表作哦。

 

《小红人》是艺术家 陈文令的代表作,往上看去的油画是法国画家Pinchus Kremengne的作品,画的是《毕加索故居》;再往上是画家唐云的对联,往下望去是丁雄泉作品及P.K的素描(1905年作品)

 

艺海拾贝 爱我所爱

 

回首一路走来的艺术之路,任天进先生很早就做过展览策划。早在1986 年,艺术展览在国内不象现在这么频繁和丰富多彩。他就尝试展览形式共享精神财富。在他24岁时就做了洪丕谟书法展,此展由著名作家杜宣题了展名。转眼间30年多过去了,任天进先生也由青涩好学的艺术追随者变成了温文尔雅的收藏家,一直未变的是他对艺术收藏的执着之心。

 

24岁的任天进与艺术启蒙老师洪丕谟

 

收藏对于艺术品来说,收藏家在不同的时间段,会随着斗转星移而发生不同的观念转变。例如这件井上有一的《塔》书法作品,任天进先生说:”如果在他10年前是不会喜欢这个作品的,但是现在细观这幅作品是非常喜欢的,为什么呢?很难说明白为什么,因为这是属于内心的某种因素。现在看起来非常有力的笔划令其独特,这个作品放在这里几乎没有其他作品可以与其相称。”

 

日本书法家井上有一的书法作品《塔》

 

任天进先生认为艺术品不是必需品,可以有,但是也可以没有,要看是否有缘分。就如同你认识一位艺术家,可以收藏他的作品这就是缘分。如果说现在在收藏方面要给予一些建议的话,任天进先生告诉笔者:“可以多关注一些新锐的艺术家的作品,例如80后的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也有拍价上千万元的,但是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都需要艺术爱好者们去发现,所以我建议可以去各大美院院校的毕业展览,一些年轻艺术家会在毕业展中崭露头角,可以从中去甄选,当然我认为目前中国艺术品价格估价上还是偏高的。”

 

 

←上一篇
《乱世佳人》费雯·丽,私人收藏现伦敦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