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艺术拍卖 ART
  1. 首页
  2. 艺术拍卖
  3. 您,有想过在博物馆留名吗?

您,有想过在博物馆留名吗? 收藏这篇文章

您有想过自己的名字能出现在博物馆吗?如果您以为自己不是艺术家,已经没有这个机会,那样就错了。因为您可以透过将自己精心搜罗的艺术珍藏出售给博物馆而达到同样的目的。再者,能将自己心爱的艺术品交予博物馆,并在一个充满艺术氛围的环境展示给广大的“知音人”欣赏,这种“独乐桨,不如与众乐乐”的喜悦才是最大的得着吧。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的《Femme nue couchée (Gabrielle)》出售予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后,在馆内展示。

 

 

来自英国的Simon Dickinson,是一家有着400年历史,提供多种与艺术品相关服务的专家顾问公司。在其服务当中,其中一项就是协助客户将其个人收藏售予世界各国的著名博物馆和美术馆。因此,这次便由他们向读者们介绍一下,究竟一般人可以怎样将自己的藏品出售给博物馆,以及这样做对藏家本身又有哪些好处。

 

伦敦的Dickinson团队。

 

 

富甲天下:Dickinson、博物馆和收藏家,三者之间是一个怎样的关系?

Dickinson: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与博物馆密切合作。当我们试图确定或确认一件艺术品的归属时,我们会定期咨询策展人,他们是所属领域的专家。我们尽可能多地参观展览,以便了解最新艺术资讯。有时,博物馆会聘请我们,利用我们在艺术市场的专业知识,对捐赠的或出售的艺术品提供专业的评估。

我们与博物馆合作的另一个方面可能鲜为人知:Dickinson在向博物馆销售艺术品或与博物馆进行谈判中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面向博物馆的销售,与面向私人收藏家、其他顾问和经销商的销售,一起构成了我们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博物馆里的很多藏品都是来自捐赠的,但那并非全部。博物馆每年都有的专门拨款,去购买他们想加入收藏中的艺术品。但他们需要先找到它,而这正是像Dickinson这样的经销商的用武之地。

 

出售予阿布扎比卢浮宫,乔瓦尼·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的《The Wittgenstein Madonna》,其影像投射在巴黎卢浮宫的金字塔上。

 

 

富甲天下:那博物馆的艺术品都是从哪里得到的?

Dickinson:画廊,而不是拍卖行,是博物馆倾向于购买艺术品的对象的一个简单原因是在于时间。博物馆购买艺术品通常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同意购买可能需要时间,需要向委员会和受托人提交请求,召开多次会议进行讨论和批准,还需要各种专家、保护人和捐赠者花时间亲自查看作品。在拍卖会上,一幅画有可能最迟在拍卖前两周才寄售,这对大多数博物馆来说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令他们无法集资投标和进行必要的研究。相反在画廊里,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购买一幅画通常有一个不那么紧迫的时间框架,而且付款时间表可以是买卖双方协定下来的。如果博物馆团队不能亲身到访Dickinson,艺术品可以运到博物馆,这样必要的团队成员就可以花时间研究和讨论它。

通过与世界各地的策展人保持密切联系,并定期参观他们的博物馆,我们从交谈中了解到他们在寻找什么。例如,一位印象派绘画的馆长可能会告诉我们,博物馆有很多风景画和静物画,但他们正在寻找一幅好的肖像画。或者一家主攻北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博物馆的馆长可能会说,她正在寻找一幅精美的静物画,最好画在铜上。或者一位当代艺术策展人可以解释说,他目前正在寻求购买更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讨论还可以涉及到更长远的计划——;也许某个特定的赞助人正在为他或她自己的收藏品加入一件作品,以期日后将其遗赠给博物馆。

一旦我们知道博物馆想要什么,同样重要的是,他们能花多少钱,我们就可以出去找找看!Dickinson的专家们跟世界上很多伟大的私人收藏品都有接触,我们可以联系其拥有人,询问他们是否有兴趣出售某一幅画。结果是他们通常都会表示愿意,尤其是如果是卖给博物馆的话。因为把艺术品卖给博物馆将会带来不少的好处,无论是从个人收益,还是从赠品中获得的潜在税务利益来看。

 

洛维斯·科林斯(Lovis Corinth)的《Bacchanale》在荷兰马斯垂克欧洲美术展中Dickinson的展区展示,作品后来售予汉诺威国家博物馆。

 

 

富甲天下:那么一般而言,博物馆都想要些什么样的艺术品?

Dickinson:不同的博物馆有所不同,但一般来说,博物馆都在寻找他们的藏品中的空白部分。有些博物馆的藏品是百科全书式的,即是他们希望展示一整个美术史的全貌,这样的话他们需要的将会包括各个门类在内的艺术品。其他类型的博物馆则会专攻某一特定领域——例如,国家肖像画廊不会对风景画感兴趣!他们只在自己的收藏类别中寻找艺术品。可以说,拥有当代艺术收藏的博物馆总是试图保持领先地位,并在价格还可以承受的情况下,购买有前途的艺术家的艺术品。许多博物馆意识到,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某些群体在其藏品中的代表性不足,于是会寻求补救办法,例如他们现在会特别侧重于收集女性和少数民族艺术家的作品。此外,因为博物馆是为他们的社区服务的,所以他们会从人口统计学或教育学的角度去考虑一件艺术品如何能使公众受益。这些都是他们购买艺术品时重要的考虑因素。一般来说,博物馆想要的是状态良好的艺术品,所以一幅虽然有吸引力但却经过大量修饰的油画,可能会适合室内设计师而多于博物馆。

博物馆还希望确保他们购买的艺术品是“身家清白”的——也就是说,已经对其出处进行了彻底的调查,以确保以后不会出现诸如归还索赔之类的问题。对于艺术品市场上的每个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也是专业归还律师和艺术品损失登记处等研究机构兴起的原因。重要的是与他们合作,透明地工作,以给予博物馆买家信心。Dickinson的全面知识,以及我们为每件作品申请艺术品损失登记证的政策,有助于使博物馆确信,我们出售的艺术品都是有出处和没有任何问题的。

 

Dickinson团队在2020年荷兰马斯垂克欧洲美术展上,与梵高的《Paysanne devant une Chaumière》合照,作品之后被一位私人收藏家买下。

 

 

富甲天下:那么总括而言,出售艺术品予博物馆对收藏家本身有什么好处呢?

Dickinson:将艺术品出售给博物馆对收藏家及其家庭都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我们发现客户都很高兴到博物馆去(通常是在策展人陪同下进行的私人参观),欣赏其艺术品与其他举世闻名的名作放在一起。我们也很乐意协助收藏家和博物馆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并通过筹款援助和长期赞助,让客户晋身为主要机构的赞助人甚至是董事会成员。

通过与Dickinson的合作,私人收藏家可以了解到有着怎样的机会去建立一个私人收藏,甚至成为一个足以传世的遗产。通过与Dickinson这样的公司合作,收藏家会有机会接触到各门类的艺术精品,而这些作品最终可能会以赠予或出售的方式进入博物馆,甚至是收藏家的整个私人珍藏本身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博物馆,就像Henry Clay Frick、Peggy Guggenheim、Isabella Stewart Gardner、Ernst Beyeler和其他许多人一样。上述这些人的收藏本来都是属于个人的,但现在都以博物馆的形式开放给世界各地的游客,为他们带来欢乐。纵使艺术品进入博物馆的途径有各式各样,但不论是通过哪一种方式,曾经拥有它们的收藏家的名字,都会得到颂扬和被纪念。

 

朱尔丝・巴斯蒂昂-勒帕吉(Jules Bastien-Lepage)的《Au Temps des Vendanges》,出售给阿姆斯特丹梵谷美术馆。在荷兰马斯垂克欧洲美术展中Dickinson的展区展示。

←上一篇
璀璨盖秋色 富艺斯珠宝及名表秋拍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