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汽车 CAR
  1. 首页
  2. 汽车
  3. 古董车迷的“朝圣”地-埃斯特庄园

古董车迷的“朝圣”地-埃斯特庄园 收藏这篇文章

在意大利科莫湖畔举行的埃斯特庄园古董车展(Concorso d’Eleganza Villa d’Este),自1929年开始就以旖旎的风光作背景,让经典的、罕有的、有故事的、来自各品牌各年代的汽车同场争妍竞艳,而由于到场参与的很多都是来自意大利和欧洲的上流人士,因此虽然这样说有点老套,但这车展绝对是冠盖如云、衣香鬓影。

 



 

THE SHOW

展汇

 

“以美丽的科莫湖为背景,古董车、绅士、淑女、游艇,一起构建了如画般的景色。”

 

小女孩也受到古董车的吸引,拿起iPad拍起照来。

 

虽然说这盛会冠盖云集,但其实成人门票只须8至10欧元,因此一般车迷也进场享受其中。

 

以历史而言,埃斯特庄园古董车展要比同样以“Concorso d’Eleganza”(英语为Concours d'Elegance)为名的圆石滩古董车展还要悠久,而且由于举行的地点,即埃斯特庄园大酒店及其花园本身也是一座源自16世纪的古典建筑,因此整个环境和布置已是韵味十足。当然,在上世纪20年代末车展刚开始时,由于汽车的历史还不是很久,因此当时展出的主要并不是古董车,而是一些个性化的定制车型及改装车。不过好景不常,到了1951年由于定制车型的需要日渐枯竭,因而这炫丽的盛事宣告寿终正寝,而埃斯特庄园那漂亮的花园从此又回复平静,直至上世纪90年代中为止。

 

除古董车,也有一些概念车选择在这里亮相,例如今年就有中国资本的超跑品牌泰克鲁斯•腾风的“至仁”。

 

无巧不成话,虽然著名的Mille Miglia赛事与埃斯特庄园古董车性质并不相同,但前者从早于后者2年的1927年开始举办,而到了1957年则因赛事屡生意外而停办。同样经历了长久的沉默后,Mille Miglia在1982年开始复办,并从原来的真正赛车比赛变为只限古董车参加的嘉年华式表演赛事。至于埃斯特庄园古董车展则是在1995年得到有心人士的支持下开始复办,而举行的时间则从停办前的每年4月改为跟Mille Miglia相同的5月,因此每年春去夏来之际,全球喜爱古董车的车迷都会前往意大利“朝圣”,忙着在托斯卡尼和科莫湖之间穿梭。

 

除了在会场里,古董车们还会在附近小镇的街道上巡游。

 

复古打扮的淑女们也是车展的一道亮丽风景。

 

至于复办后的埃斯特庄园古董车展,也逐渐确立了以展出古董车并进行“选美”式的竞赛作为活动的主轴,而在复办之后的最初几年,由于反应不算十分理想,因此也曾一度再次停办,直至宝马集团在90年代末成为活动的独家赞助,并给予强力的支持后情况才改善过来,而且整体规模和成绩也是愈见进步。

 

这些开着复古小摩托的男士显然乐在其中。

 

今年的埃斯特庄园古董车展于5月26至28日举行,地点则仍是在埃斯特庄园大酒店和爱荷芭庄园(Villa Erba),以及两者之间的花园。虽然我们一般在中文都会把活动翻译为车展,但诚如“Concorso d’Eleganza”本身的字面解释为“优雅竞赛”所示那样,活动的主体其实是在参赛的车辆中选出各组别的冠军以至全场总冠军,参赛的车辆则会在会场内向参观者作出展示,而评判团的工作也是同步在现场进行。除此之外,每两年一次,以拍卖汽车而著名的RM Auction在车展的第二天晚上举行了一场古董车拍卖,而在拍卖会开始前,70台拍品亦有布置在会场之中,让有意竞投的收藏家以至一般观众都可以近距离欣赏这些罕有及保存状态上佳的杰作。

 

在这样一个名流满场的盛会,如果您不是开游艇过来,大概彰显不了自己的身份。

 

THE CONTEST

竞赛

 

“今年获得大奖的三辆汽车,它们的共通点就是都有着辉煌的历史和故事,其中两辆更是一直由家旅成员保有。”

 


获得全场总冠军的阿尔法・罗密欧Giulietta SS Prototipo。

 

比赛方面则分为了两部份,其一为汽车,其二为摩托车。所有参赛的车辆均是由1920年代至1980年代之间生产的古董车,其中汽车的总数为51台,摩托车则有40台,分别来自16个国家地区。负责评审的委员都是对汽车历史及古董车非常熟悉的专家和爱好者,他们根据每一辆参赛车辆的罕有程度,保养状态,过去的历史及背后的故事而作出评分,结果一台生产于1957年的阿尔法・罗密欧Giulietta SS Prototipo除了夺得全场总冠军外,还包揽了由公众投票选出的“Trofeo BMW Group Italia”(意大利宝马集团锦标)。

 

获胜的这台Giulietta SS Prototipo是出自著名设计师Franco Scaglione(1916 - 1993)的手笔,后者当年在意大利顶尖汽车设计室博通(Bertone)任职。其时博通在接受了阿尔法・罗密欧的委托后,便由Franco Scaglione领导其他设计师以博通及阿尔法・罗密欧从1953年至1955年之间携手打造的三款流体力学设计为基础,打造出这台美丽而流线的原型车,而其设计则再衍生出之后的Giulietta Sprint Speciale。

 

Lurani Nibbio赛车的车主Federico Göttsche Bebert,正是这车的制造者的孙儿。

 


赢得埃斯特庄园金杯的Lurani Nibbio赛车,驾驶者从座舱里只凸出头部,相当有趣。

 

另一个重要的,而且历史更悠久的奖项——埃斯特庄园金杯(Coppa d’Oro Villa d’Este)同样是由公众投票选出,而获奖的车型是生产于1935年的Lurani Nibbio。这台非常紧凑的单座赛车,是由身兼记者、出版人、汽车设计师及赛车手等多重身份,意大利藉的Giovanni Lurani Cernuschi(1905 - 1995)亲自设计和制造。虽然只是配备了一台最大功率为46马力的500cc二气缸发动机,但凭借超轻量化的结构,故在推出当年它曾4次打破汽车速度的世界纪录,而1939年经过优化后,它又再8度打破速度纪录,成为了汽车史上的一代传奇。车辆本身之外,更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它的所有权一直没有转换过,这次为车辆登记参赛并把它带到车展的Federico Göttsche Bebert,正是Giovanni Lurani Cernuschi的孙儿。

 

开着Puch 250 Indien-Reise的Peter Reisch的父亲,开着这台摩托车进行了12,000公里的旅程。

 

观众可近距离欣赏这些古董摩托车之余,更可与车主身亲交流。

 

相对于汽车,古董摩托车的竞赛虽然连今年在内只有7年历史,但却已经成为车展里极受欢迎和不可或缺的部份。参观者不单可以看到可评判们是怎样在现场为各款参赛摩托车评分,更可以跟在场的车主亲身交流,更深入地了解这些古董车背后的故事。至于获得摩托车类别全场冠军及宝马集团杯两项大奬的,是一台于1933年制造,名为Puch 250 Indien-Reise的经典名车。说这台摩托为经典是一点也不为过,其现时的拥有者Peter Reisch的父亲Max Reisch曾开着它从奥地利维也纳出发,经历了长达13,000公里的旅程,沿途跨越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而最终抵达印度孟买。

 

THE CONCEPT

概念

 

“除了古董车,也有一些概念车选择在这里亮相,而作为主要赞助者的宝马有时也会带来全新的概念车在这全球首发。”

 

8系概念车揭示了将于2018年投产的8系轿跑车的设计方向。

 

8系概念车的前脸设计极具雕塑感。

 

就如前文所说那样,埃斯特庄园古董车展在过去十余年间茁壮成长,至今天办得如此成功,宝马集团所给予的支持可说是居功至伟的。在车展举行期间,除了在整个会场以至附近城镇的街道上都可看到宝马的标志外,宝马有时候也会特别在这盛会推出一些概念车或特别版车型,例如2008年的M1 Hommage Concept和去年的2002 Hommage,而今年带来的则是8系概念车。

 

十分低矮流线的车身侧影。

 

上面提到的两款概念车与今年的有一个明显分别,那就是它们都是单纯的概念车,而且一如名字中的“Hommage”一字所示那样,其意念是向一些经典老款车型致敬,故设计均带着复古的风格。至于今年的8系概念车,则是一款以量产化为导向的概念车,其整体造型及部份细节很可能会应用在将于2018年投产的8系轿跑车身上。

 

车尾的造型与前脸相呼应。

 

由于是准生产式的概念车,所以8系概念车的整体造型及车身线条都是比较接近量产车型而没有显得过于夸张。虽然那棱角分明且雕塑感十足的前脸和尾部都与现行的宝马车型有所分别,但由于8系轿跑车将负起为品牌进一步开拓豪华级别市场的重责,因此设计师特别在它身上应用了崭新的设计语言,作为新一代宝马的造型指针。

 

Concept Link的造型具未来感但不会过于夸张。

 

除了8系概念车,宝马今年还带来了另一台概念车,而且其瞩目的程度与前者不遑多让。这台由宝马摩托车部门设计的Concept Link,虽然在设计上不像去年的Vision Next 100那样石破天惊,但却是一个更贴近现实的设计方案,让人彷佛看到不久未来的摩托车应有的模样。

 

设计师示范在外套的袖子上摩擦一下后把行李箱的滑门关上。

 

Concept Link的技术其实已是准生产性的,可能不久后便可见到其量产版本。

 

既然是面向未来的车型,Concept Link的动力自然是来自零排放的电池及电动机,而为了确保车辆有着宝马一贯优异的操控性,故车身主体设计得长而低矮,而电池组正是配置于车身底部以降低重心,电动机则置于后方以驱动后轮。当然,电动摩托车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或“未来”的事物,因此这台概念车的重点其实在于名字中的“Link”(连系)一字。大家都明白,现在的人基本上已离不开网络,智能手机就像是身体必不可缺的一部份,因此Concept Link在功能上也着重人、车与环境三者间的互动连系,除了行车、导航和电池等信息外,只要驾驶者穿上专用的衣服,那只须在袖子上摩擦一下就能够把行李箱的滑门关上。另外,为了让驾驶者更容易获取所需的讯息,因此操控把手上的按钮都可以进行个性化的快捷键设置。

 

THE COACHBUILT

定制

 

“在举办之初,埃斯特庄园车展其实是以展出定制车型而不是古董车为主,这次劳斯莱斯带来了Sweptail,可说是对车展的追源溯本。”

 

Sweptail的车尾设计是其重点。

 

在前文中笔者也提及,埃斯特庄园车展最初举办时展出的并不是古董车,而是一些车身经个性化定制改装的豪华车,而劳斯莱斯这次带来的“Sweptail”也是一台特别为一名客户量身定制,独一无二的改装车。

 

若消息属实,身价达1,280万美元的Sweptail将是史上最昂贵的汽车。

 

关于改装车,可能有读者觉得这听起来档次不高,但对于这种高度个性化的车身改造,其实英语有 “Coachbuilt” 这个特别的字来形容,而不少意大利的汽车设计室,例如博通、Zagato和宾尼利法利纳同时也是著的“Coach builder”。对于这台汽车以及其制作理念,劳斯莱斯汽车设计总监Giles Taylor是这样以时装的高级定制服来模拟的:“这一辆劳斯莱斯是为特定的一位客户设计及量身定制的。这位客户带着一个概念来到劳斯莱斯,并在创作过程中跟我们分享,而我们则就这件‛衣服’向他提出意见,然后替他把‛衣服’缝制好。”相对于上述的汽车设计室及改装商,劳斯莱斯虽然并不特别以定制改装汽车而闻名,但其实像这种级别的顶级豪华车品牌,都可以为十分重要的客户进行这种改装程度俨如打造一台新车般的定制。当然,有关的费用可以是非常地吓人,像这次的“Sweptail”虽然官方没有正式公布,但据悉其定制的代价可是高达1,280万美元!

 

Sweptail与幻影轿跑车其中一个名显分别是改用了溜背设计。

 

车门仍然沿用幻影轿跑车的前开式车门。

 

根据让该名客户的意念,这台Sweptail的设计灵感、线条和细节主要是来自1920及1930年代一系列劳斯莱斯的定制轿车,以及其他一些古典及当代豪华游艇,而车身形态则为双门轿跑车,并需要带有一片全景式的玻璃车顶。于是,Giles Taylor及其团队在接纳这张订单后的数年间,通过不断地与客户沟通,最后终于完成了这一台让该客户的梦想圆满实现的汽车。

 

前脸的细节虽然大幅改动,但仍可看到一些幻影的影子。

 

虽然劳斯方面没有明言,但大家都相信Sweptail是以幻影轿跑车作基础而进行改造。就整辆车来说,前脸的造型算是较能看出其本来身份的部份,但从A柱开始,之后的部份就可说是脸目全非了。其中最明显的分别是尾部改为了溜背式的设计,因而整体形象变得更运动化,而从车辆上方看时,整个车顶以至溜背的顶部都用上强化玻璃打造,看来就是一个颗子弹那样。但说到最、最大的特征则莫过于那把左、右两侧尾灯和保险杠连起来成一“U”字形的设计,这既呼应了前脸的下半部份,也塑造出彷如游艇尾部甲板般的形象。相信车主开着它穿梭于城乡及各国之间的时候,就真的有种开着顶级豪华游艇在陆地上巡航般的感觉吧。

 

劳斯莱斯设计师Giles Taylor及执行长Torsten Müller-Ötvös为Sweptail揭幕。

 

←上一篇
电动车与SUV的大派对
下一篇→
穿行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